圆桌|关于Jk制服的南审声音

发布者:张珺发布时间:2020-10-04浏览次数:10

疫情之后,错过了一整个春天的大伙儿重聚校园。不需要格外关注,就能发现在我们身边,衬衫、格裙、小领结——jk制服带着日系青春的气息流行在了美丽的南审校园。也就在不久前的暑假,jk制服曾因上海漫展上的一次摆拍事件,一度从亚文化圈进入主流公众视野,引发了一系列关于“男性凝视”、“亚文化争取主流认同”、“日本文化输入与国潮重构”等话题的公共讨论。


本周三,第78期圆桌论坛#投向jk的目光#以此为背景展开。让我们来看看圆桌公民的发言吧。



#jk制服是小众审美#


我没有亲身接触过jk制服,但这次开学后,校园里突然多了一些穿jks的小姐姐(偶尔也会看到穿dk制服的小哥哥),而且大都是作为日常的穿搭对待的。我对jks了解的比较少,在日本可能就只是女高中生的制服,在国内可能更偏向于一种穿衣的风格。至于jk 、dk制服是否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中国本土特色的审美文化,我存疑。jks在国内的认知度不算小众,但也算不上一种文化,穿的人不少,但不知道的人也很多。我个人觉得,或许可以它掀起了一股审美的风潮,但远远达不到可以称之为文化的程度。
 ——19 国贸 包云刚 
日本学生制服,最早是从明治维新之后的军服改制过来的,改制过程中,女子作为国家的重要资源和男性的审美对象,衣着规定一直在发生变化。但后来儿童服演化出来的水手服取代了当时偏男性化的女子制服,也就是说,男子制服是军服变更,女子制服JK是儿童服装,JK在1980年代以来成为色情产业的重要组成,就是在贩卖女性的童贞、纯洁、幼齿、无瑕以满足男性的性需求。这之后影视作品和ACG作品把这种文化传播到了其他文化和国家里,又因为ACG作为生意也要取悦出钱的人(早期宅男主要是男性),所以衍生出来的“媚宅”和软色情的意味也同样被我国的阿宅们接受过来的。
——11心理凌玖 

#jk制服是一门生意#

这些现象的制造者不仅仅是年轻化的受众,还有饥饿营销与恶意炒作的店家。
——19财政王合淳 
jk圈子饥饿营销确实是存在的,不过只存在于极其少量卖的特别好的萌款。大部分商家采取定金+尾款,就是为了节省成本,小众市场对市场的预判不够,为了避免做了1000件卖100件,或者做了1000件能卖2000产能跟不上的情况,就先确定量再找工厂下单。
——16市营曹圆源 
jk毕竟是小众服饰,没什么线下销售渠道。传统厂家有很强大的渠道,优衣库卖不出去?直接放到三四线城市的店,99?打折,59,39,看能不能卖出去。而jk根本就没有什么线下销售的渠道,一旦生产了过多的货,就会烂在手里,所以采取定金模式。
——16市营曹圆源 
作为一枚JK圈画手 ,对于销售的话,我们的一个格子市场价是300左右,刺绣100到200不等,所以成本还是很低的。据我和交易的店家以及微博所见,基本上都是定金+尾款模式或者全款预约模式。这二者的唯一区别是后者发货快一点。实际上都要等一两个甚至三四个月。这种情况我认为店家除了收稿和打样等琐碎需要付钱,现金流不会受到生产滞销的影响。
——18 汉语国际教育 徐妍 

#“山正之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关于JKS商家的营销策略,我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吐槽,类似“jk制服店里永远买不到jk制服”的饥饿营销,引发了“知山穿山”等等话题的讨论(这个现象好像不仅仅是jks圈的事),尤其对待刚入坑的萌新可能会很不友好,特别是一些只想入手一件作为常服的,一旦踩雷,可能会承担一些不在自己预想中的负面评价。
——19 国贸 包云刚 
山的绝大部分是萌款国产裙(100-140),日制校供或者同格(300-80000)很少有人做山。山裙和正品价格并不相差多少(便宜20-30元)但是品质要劣质很多(劣质全涤和调节扣),所以优越感可能并不来源于“大价钱”,而是在于“小众文化身份认同感”。
——19财政王合淳 
我感觉善意的提醒是可以的,但是攻击绝对是不对的。我平常也会穿jk。有的时候买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山。但是的确穿山的话就跟买盗版小说是一样的,会侵犯正版的版权吧。
——20经统王菁菁
穿山jk和穿假nike是一样的,从厂商角度当然不希望你穿山,从消费者角度,哪个质量好价格低就穿哪个。vans质量比假货差,还对自己质量差引以为傲,把消费者当韭菜,我就觉得穿假vans没什么。
——16市营曹圆源 
我觉得山正应该是一个优势商家生造出来的概念,因为这个东西太容易被模仿、复制了,所以有了“山正”概念之后,才能更方便地控制竞争。
——06财管张珺 
我觉得很多攻击别人穿山的人,并不是因为自己多重视版权,可能就是觉得自己花了大价钱买所以有优越感。
——16市营曹圆源
我补充一则材料:兔缝缝,原名兔姬舍,在两年之内从无名店家到萌款大店。30w+的某款裙子销量获利以千万计数。该店家最先将国产裙子的面料从高成本西装TR面料带向便宜全涤市场,利润空间巨大,一时间风起云涌,新店家如雨后春笋数不胜数。
——19财政王合淳
似乎人们对山的态度取决于人们对这个圈子的身份认同感,认同感越强,就越抵制盗版。比如穿真nike的对穿假nike的一般都无所谓,而耽美小说被抄,或者汉服被抄袭,大家则更加愤怒。当然也有一个原因是小圈子的创作者是真的有点活不下去。
——16市营曹圆源
有些人就很双标,一边攻击穿山jk的人,一边自己使用着仿制的包包鞋子,版权意识固然重要,但是仿制品在我们的生活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骂人大可不必。
——18信用莫素婷
是的,jk制服圈子普遍来说对于穿山甲所持的恶意和抵制更加强烈,除了“小众圈子身份认同感”,我觉得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jk制服的受众集中于“15-25岁”这个易情绪化的群体,情绪不成熟并跟风易怒。比如老年大妈大爷对山寨nike并没有多少概念,并不会引起强烈地排斥情绪。
——19财政王合淳
裙子山正的比喻不适合用小说抄袭或影视盗版这类类比——这些版权都很明确了嘛。
 如果追溯山这个词是从山寨过来的,而山寨又是个仿制奢侈品店低价销售、打击了奢侈品店品牌维护和奢侈品使用人群的利益。 奢侈品的价格里很多成分就是那个品牌符号。符号,是维护和彰显他们的用户的身份和地位的 。而山寨产生是由于人们没有那个“把奢侈品当日常用品买”的消费能力,但又想获得那些符号标签—— 这个需求衍生出来前几年的“轻奢”的这个个概念。
我觉得逻辑都是一样的, 只是在操作上奢侈品、轻奢商品的门槛相对高些,而JK其实……除了在概念和观念上做文章 在制作实体商品的时候是在也没啥门槛。
这里谈“该不该攻击”,不是出于消费者和商家的考量,只是在以山正、价格作为一种在这个圈子的投入度和资历,从而用这种投入度和资历在圈子里进行身份区隔,获取这个圈里的权力和资源。这个现象的底层逻辑我觉得是简化了的轻奢品牌用高消费=身份象征的消费主义洗脑,同时又融入了类似饭圈的这种论资排辈、鄙视链之类的逻辑。
——11心理凌玖 

#圈子文化:塑造人与人的互动规则#


我觉得无论是我们今天讨论的jk也好,还是汉服,很多情况下就是:无论你喜不喜欢,或者接不接受,圈子都是已经存在的,而衣服也不仅仅是一件衣服,而是已经被这个圈子(亚文化群体)占用为一种身份的符号。它会试图识别、吸纳一些人进入圈子,也同时会努力把那些完全不想遵守规则或者不想social的人踢出圈外。作为个人想要改变规则的话,或许只能先进入圈子,再争夺话语权。
就除非是你真的不穿出不被人看到,不然别人就会觉得你是不是jk啊袍子啊lo娘什么的,你应该要了解和遵守这个圈子里所谓“约定俗成”的一些规则,比如“山正“,不然就等着被劝退吧。而大多数的萌新也就是这样被劝退的,好像因为圈子的存在,想要一般地去消费一件衣服的成本变高了很多很多。
——16新传林子禹
我觉得,小众大众只能体现审美本来就是追求不同的这一个点。很多小众者不是为了追求美,只是为了追求小众。一旦他们的对象从小众成为大众 他们马上就转移去新的小众了。
——11心理凌玖
我认为正是是因为文化集合,所以才引导了某些消费或者是娱乐行为。这就好比于是因为他们喜欢钓鱼,所以才聚集起来一起商讨饵料的配法、商讨鱼竿的实用性与可比性,然后聚集起来一起喝酒吃饭。他们(大部分)是中年、有稳定的收入和工作,希望在周末去休闲娱乐。并不能因为出现了某种更加合适的方式能让他们在一起聚集着喝酒吃饭,就改变掉他们的标签。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因为喜欢钓鱼而聚集起来的,不是类似于老年社团,并选择了钓鱼这个爱好。
同理,喜欢jk制服的人聚集起来拍照交流玩乐吃饭,也是建立在他们有共同语言(jk制服)的基础上,并不是因为他们年轻、有二次元背景,愿意玩了社交等特点,所以选择了制服圈。喜欢是前因,交流是后果。你刚刚所说的,换一个别的更适合的符号,相当于将jk制服作为了一个承载体,承载了具有相同点的社交功能。
——19财政王合淳 
 

#审美是一种依托于价值观的权力#


jk服文化非本土文化,难免会遭受到一些人的各种眼光。追随己心,在最美好的时期追求自己所喜爱的,个人非常认同。
——19 国贸 包云刚
一种美的标准如果被更多人接受,那这种标准是属于大众审美。一种标准被比较少的人接受,那可以成为小众审美。大众和小众审美本身不代表各自“美的标准”的高下或者优劣。
——06财管张珺
审美本来就是个人经验主义的体现,我不喜欢那种强加给别人你一定要喜欢什么什么。
——18 保险 顾维嘉
我觉得小众大众只能体现审美本来就是追求不同的这一个点 。很多小众者不是为了追求美 ,只是为了追求小众 。一旦他们的对象从小众成为大众 ,他们马上就转移去新的小众了。
——11心理凌玖
审美也是一种权力,能够被影响和改变的。jk在国内的流行确实是一种文化输入的体现,首先我们对这类服饰产生概念最初是源于日本文艺作品,比如日漫日剧,当我们接受“日本校服比国内运动装校服好看”的观点时,我们接受的其实是一个审美体系,或者说是一种意识形态。但又由于这种制服文化没有真正根植于本土,不具备发展成主流文化的特质,我们只能把它视为一个流行符号,这是和日本jk的主要区别。
——03 金融 林芸菲
我觉得我们现在谈“大众审美”,其实是在说 我们自己作为被观察者的时候,观察我们的那些人的审美。在这种时候,“大众”与其说是大多数,不如说是我们感受到的压力的来源。
而我们在观看一个客体的时候,这种观看要能称得上“审美”,我们至少得有一套基于自己思考框架的关于美的标准。
 ——06财管张珺
所以我觉得,作为穿着者,更要知道自己在被谁观察和审视 自己迎合的是谁的出于什么目的拟定的审美标准。
一种符号有各种各样的立场来解读,我觉得不能说出于个人喜好就否定其他解读,不能说我自己觉得这个很好看我就要穿,来否定这个符号本身就是承载着很多色情含义。日本诞生了JKS的文化、又衍生出来了男性凝视之下的解读,那传播到中国的时候,JKS在小众圈比如二次元某些延续了男性凝视的圈子里,就是存在软色情意味的,也否认不了。我特别同意穿衣自由,但我也希望能在穿衣自由的时候能够有对自己穿衣的含义有更多更丰富更多层面的自觉。
——11心理凌玖
我觉得为什么觉得好看这件事,可能也和每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比如我觉得汉服很好看 ,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答案就是1、作为衣服,我穿着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好看(它很衬我),2、它作为文化符号,我对它所处的文化消费场景感到亲切。
汉服作为文化符号来说,在中国代表一种曾经存在过的服章体系,是流转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投射。穿着的人,我不知道别人,我的自我认同就是美好、有我熟悉的韵律在里面。消费场景的话,我非常希望每一个传统节日都有真正“传承感”的体验,而在日常生活里的应用也是我在认真实践和探索的。
我对jk制服不熟悉哈,但是前两天看了Alex的视频,她就提到说,很多女生看到jk制服的时候,是能联想到一些励志日剧里那种青春洋溢的精神感召的。喜欢不可能是没来由的,可能只是我们没有认真地去思考它。

 ——06财管张珺



责任编辑|廖舒旖


新闻来源:共青团南京审计大学委员会作者:摄影: